守候
(发布日期: 2018-07-31  阅读:150次)

总是,总是这方云天,
俯瞰着这个湖面;
总是,总是这个湖面,
又含情脉脉仰视着这方云天。
天空放晴时,
湖波点点,放耀着璀璨;
天空沉闷时,
湖面也阴沉着她郁结不开的脸。
就这般呵,

千年互动,互动了千年……


总是,总是这湖面哟,
腾腾跃跃,
笑对着黛青的山峦;
总是,总是这起伏傲岸的山峦哟,
默默而又忠实地,
肃对着这宽宽的湖面,
情动于衷你欲言而又不言。
难道庄严与活泼,
永远走不到一个相交的点?
我问活泼的湖水,
我又叩问庄严的山峦——
山水相偎,水岸互依,

亘古相恋,你们已是千年复千年……


深情地呆呆地,
望着这湖、这山、这长天,
我禁不住模糊了双眼……
是云天守候着湖面,
还是湖面守候着山峦?
抑或,你们都在守候——

一个“圆”?



(饶永才于云南抚仙湖)
二0一八年七月三十曰